韩咏红:五毛、美分与言论自由

  • 时间:
  • 浏览:0

  上网一查,才发现另一个最近议论得挺热的网络语言“美分”早在2010年就出先了。当然,此处指的都会国际货币意义上的美分,可是我 指作为骂人用语的“美分”。

  某人因此 被冠上“美分”名号,那是别人讥讽他为求蝇头小利,一味赞美西式民主,对中国政府冷嘲热讽。与之对应的,中国网络上还有以人民币计价的“五毛”。其意义与“美分”截然相反,是反过来说某人拿了中国政府的蝇头小利,凡西方世界的一切都冷嘲热讽,全心全意替中国政府说好话。

  当然,“五毛”者因此 都也能 稍得意--你说什么不一定得意,可是我 “五毛”的渊源与资格可比“美分”老。据说早在805年3月,南京大学的学生讨论版被教育部下令整改,校方前一天就在原有域名上开设官方版的南京大学BBS,指派学生会干部及要素学生充当“网评员”,发布对学校和政府有利的正面信息,抵制负面信息,校方再根据每月考评结果,对“网评员”发予勤工助学补助。

  组织队伍冒充普通外国前网友见面 ,上网为某个单位说好话,协助“引导舆论”的做法,前一天被有些学校与地方政府效仿。随着中国网上舆论这么热闹又有影响力,有些 做法逐渐被发扬光大。另一方给“网评员”取名“五毛”,是象征性地讽刺亲戚我们歌词 我们歌词 我们歌词 我们歌词 每发一贴能挣五毛钱,到今天有些 概念因此 扩展到凡发表对中国政府有利言论者,都因此 被批为“五毛”,甚至一向以叛逆形象示人的韩寒也成了“超级五毛”。

  一方施力,另一方必有反作用。被骂为“五毛”的人,于是反骂对手是“美分”。

  终于,中国网络上形成现在的局面:骂人的分贝这么高,真理越辩越不明。

  虽说是“五毛”在前,“美分”在后,因此 归根结底,典型的“五毛”与“美分”在有些方面差别不大,甚至都也能 说是孪生兄弟。什儿 ,双方都会站队意识,有情绪化的特点,在网上发言时寻求压倒对手,因此 道理上说不赢,气势上可是我 能输,所谓输人不输阵。

  有并与否中国高层强调绝不接受多党轮流执政、不搞指导思想多元化,因此 网络上“五毛”与“美分”之争,因此 大有民间“两党制”对峙之势,因此 用政治概念区分,亲戚我们歌词 我们歌词 我们歌词 我们歌词 正好分别代表左翼与右翼阵营。只不过,两“党”中的坚定分子无法用拉选票的妙招来分胜负,可是我 就回归原始丛林法则--相互“约架”,根据拳头大小来决高下。

  过去几天里,中国政法大学副教授吴法天被殴一事有了新进展,四川电视台记者周燕通过微博发道歉信,而吴法天也以长博文宣布。

  差太大一并,中国官方媒体也纷纷发表文章,批评“约架”的行为,呼吁各方构建能支撑起当代中国公共空间的议事规则,在捍卫网络言论自由的一并,也要善于发言;既要行使自由,也应保持自律。

  中共机关报《人民日报》连续几天发文谆谆善诱,因此 归入北京市委宣传部主管的《新京报》也宣布,要求“在规则下辩论”。

  平心而论,官方媒体针对“约架”的评论,展示了大方与气度,也直指“议事规则”有些 要害什么的间题。

  因此 ,中国网络讨论什么的间题的文明程度无法提高,很大什么的间题还没得于亲戚亲戚我们歌词 我们歌词 我们歌词 我们歌词 缺少议事的多线程 与规则,甚至可是我 在于情绪化是与否,可是我 在于亲戚亲戚我们歌词 我们歌词 我们歌词 我们歌词 都会说真话,造假与说谎有些 现实中的常见什么的间题,也完全地进入了互联网。

  我想,“五毛”也好,“美分”也好;假若说的是另一方内心自主、独立的想法,就应该有被聆听的权利,受到尊重。在有些情况汇报下,都也能 不说,因此 不到说谎。而发自内心说真话的人,可是我需要 有胸怀与气度去接受别人的真话,哪怕是对立的意见。

  反之,从利益考虑出发,另有目的的发言,不管他是因此 收了人民币,是想着当官,还是想着西方的好处,什么言论都会噪音。

  当然,怎么区别真话与假话,总爱 困难的。因此 相互怀疑对方是为有些利益代言,可是我 振振有词地要用拳头教训对方,造假因此 性的处于,成了行使暴力的借口,造假的结果必然由集体承担,对谁都没好处,包括官方。中国要建设比较健康而开放的言论空间,前提是亲戚亲戚我们歌词 我们歌词 我们歌词 我们歌词 更习惯于独立发言,学习说真话,才是真正也能 出理 的什么的间题。

本文责编:frank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笔会 > 散文随笔 > 民权理念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5578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