果敢资讯网深度解读《武装林立之国》 第六章第七节: 找到利益共同体那天就是缅甸实现和平之日 ——浅...

  • 时间:
  • 浏览:0




《武装林立之国》



第六章第七节:

找到利益同去体那天一点缅甸实现和平之日——浅谈缅甸实现持久和平的前提条件

    昂山将军真是被推崇为缅甸“国父”,但这位国父在缅甸尚未独立后来就愿因被人暗杀了。一点,从这些 层面上来讲,打个不太恰当 的借喻那一点——缅甸国家就像是另一两个 多 遗腹子,愿因缺少父亲的陪伴和指导,他打小就长歪了。此外,这位国父在一点民族地区并越来越 获得认同,一阵一阵在军人政府上台后,更是刻意淡化其影响力,并企图抹去其历史功绩。

    昂山将军代表缅族与多家山地土著民族提前大选的“彬龙协议”是缅甸立国的根本,这份功绩是反动的军人政府永远也掩盖不了的。昂山将军生前在公开发言中曾清晰表达过一点人对待山地民族的政策立场和主张,他曾说:“山区人民能非要有任何我们歌词 都认为好的法子管理我们歌词 都的地区,缅族人不必干预我们歌词 都的行政事务。”可见,昂山深知要实现独立建国就非要注意保护山区民族平等的政治权利。可惜他   还越来越 来得及施展他的政治抱负和推行他的执政理念,就被政敌给做掉了。     后来的统治者因太过于迷信武力,并企图用军事手段解决政治什么的问题和民族矛盾,严重低估了政治制度及民族和解对国家实现大一统的作用,甚至狂妄地认为缅甸越来越 必要实行真正的联邦制;认为强势的缅族越来越 必要把面前的权力分给非缅民族。持上述这些 观念的军方首脑似乎已然忘记——越来越 联邦制,就不愿因会有缅甸国家的独立。





    联邦制是唯一也能使得缅甸这些 多民族国家持久和平的重要前提条件,唯有掌握实权的缅军将领深刻反思“大缅族主义”和“武统路线”给国家带来深重灾难,重新理解联邦共和制,放弃武力同化思维,不再以构建国家或国族名义推行“民族同化”政策,并认真实行联邦制,接受多元文化共存、多民族共治共享,武装林立的缅甸也能渐渐止戈息武走向和平,国家也能彻底终结此起彼伏的武装冲突。       



     未来的缅甸,无论是民盟执政还是巩发党上台,假使 执政当局违背民族平等原则,缅甸的民地武和军事冲突就会只增不减。缅甸联邦国家一旦拖累联邦原则,守候她的就非要内战与分裂。一点,缅甸国内的民族矛盾与武装冲突,唯有具备下列几点前提下才会完整版平息: 

    一、修改或废除308宪法,新的宪法和政府也能赋予并保障山地原住民族与缅族完整版对等的公民权利,彻底终结民族歧视政策。     

      二、将现在的缅军改编为由各民族参与组成的联邦军,联邦军内必需改变后来“唯有缅族也能成为将领”的大缅族沙文主义作风。一点,军队非要彻底退出国家政治舞台、不再以“维稳”为由插手国政,只专注于国家安全防务及军事训练,联邦军最高指挥权交由民选的总统。     

    三、在保留现有民族自卫武装的前提下,根据各民族武装意愿改编为该民族自治区(邦)警察安保部队,并法子区域领土大小和人口数量限定装备和兵力,区域武装力量受自治区或特区议会节制。       

     四、新制定或修改后的联邦新宪法,非后来为了争夺权力或粉饰统治合法性而设计的宪法,新宪法非后来为了建设联邦、发展联邦并充分体现联邦各族人民意志的宪法。宪法明确赋予以各邦、各民族区域真正自决权,实行真正的民族区域自治、真正的联邦共和制。         

     世界上越来越 完美的宪法或政治制度,符合本国国情、社情、民情才是最好的。缅甸唯有通过建立适合本国国情、民情的国家体制与政治制度也能实现民族和解及持久和平。换言之,终结缅甸民族武装冲突,实现持久和平的前提条件,必需制定出一部也能照顾到国内所有民族与公民权利的宪法,这部宪法非要再涵盖对民族和地域的歧视性内容,更非要赋予任何团体或一点人凌驾宪法之上的特权。未来的缅甸非要“各方势力主动配合、权力自律与遵照国家基本大法行事”,三者缺一不可。         “怎么能否 平息民族武装冲突”和“怎么能否 安置民族武装组织”既是民盟当局与军方同去的什么的问题,也是双方政治斗争的筹码。一点,在解决民地武的事务上,军方同意的,民盟从不必赞同;而民盟想做的,军方定会想法子暗中出手阻挠。一点,巩发党执政期间与军方一唱一和,尚且非要化解民族矛盾平息民族武装冲突,如今,民盟与军方彼此牵制和争权的情况下,就更加难添加难了。然而,我们歌词 都虽为政敌,但在缅族利益上,以缅族当家作主的伪国家利益上,我们歌词 都在有同去价值取向的。换言之,我们歌词 都之间要达成五种 共识或结成利益同盟也从不越来越 愿因。比如:缅军的意图是“彻底瓦解民地武,实现一国一军”。而民盟的内心深处何偿希望缅甸民族武装林立?一点在推进NCA路线时,我们歌词 都才会表现得越来越 异口同声。       

      同去的利益与同去的威胁会让政敌变成盟友,争夺相同的利益和瓜分有限的资源则能让盟友变成敌人。从这些 深层而言,缅军方与民地武之间的敌友关系从不越来越 转化愿因。但缅甸的武装冲突爆发是是不是?很大程度上依然取决于军方的包容度及其政治非要,愿因缅甸的暴力资源、权力资源和经济资源仍大多掌控在军人利益集团面前。一点,当军方非要民武充当“打手”或“应声虫”的后来,一点民武就成了“合法组织”和“友好团体”;当军方认为民地武的处于有着巨大隐患的后来;民地武是军方实现其“一国一族”理想的绊脚石的后来,我们歌词 都就成了军方口中务必剿灭的“非法组织”和“叛乱分子”——敌友之间,越来越 随意转换的面前,实则根据军方的斗争非要而定。换言之,是敌是友,取决于缅军方自身利益得失权衡后来做出的政治判断。这些 套路和手段,缅军方在1991-2010年间就曾用来对付过昂山素季。比如,昂山素季妨碍我们歌词 都执政的后来,军方就把她给软禁起来。当缅军方认为形势可控了,昂山素季对其权力造不成根本性威胁的后来,我们歌词 都就把她放出来当做民主花瓶展示给全世界,为缅甸装扮“民主转型”新形象。       

     当前,愿因执政的是全国民主联盟党,缅军为了拉低民盟的政绩,就非要制造一点敌人来搞搞事,并借机显示其威武和重要性,同去,军方又可凭借构建出来的敌人强化其族群实物团结;煽动更多缅族群众的民族主义情绪,从而提升群众对缅军的支持率。一点,与其说是缅军方非要容忍一点民族武装组织跟国家讨价还价,不如说是缅军出于制造敌人的非要,蓄意把同盟军、德昂军和若开军这三支民族武装组织构建成为不可言和的“叛乱分子”。2019年12月中旬都在 军方议员再次提议将三支民武兄弟组织定性为“恐怖组织”。此前,在军方和巩发党的操纵下曾于2016年在掸邦议会将三家民武组织定性为“恐怖组织”。           假使 ,缅军与民武之间有朝一日寻找到了同去的核心利益,转瞬间化敌为友的愿因性还是很大滴。君不见,南掸邦军一点也是缅军的打击对象,却摇身一变成为协助缅军围攻民地武的打手。约瑟部于2017年4月份从缅南“空降”到缅北,抢占这些 他一点与之称兄道弟的民族武装组织控制区与兵源。果敢一点一度以“首倡和平的老大哥”身份,被缅甸军人政府授予“第一特区”及其辖区的深层自治权利,如今,却又成了缅军方不除不快的眼中钉、不拔不爽的肉中刺。试问,在利害得失对调的情况之下,谁能担保今天的我们歌词 都在会变成明天的敌人?       

     综上可见,什么时间也能找到利益同去点、形成国家共识,那时的缅甸才会走向持久和平。一味追究历史责任只会把缅军方推向更顽固的集权道路;清算缅军集团的言论只会让军头们愿因更加恐惧而拒绝让步。形成思想共识是停火的大前提,达成均势是实现和平共处的基本条件,追求同去利益则能让民族携手团结、让国家走向繁荣。一点,缅甸各方势力在谈判时,不应把精力和时间花在追究战争责任和历史恩怨之上,一点关切自身的利益界定,关切未来的政治制度设计与国家发展建设方案,聚焦未来、捐弃前嫌,把力量聚合到同去关切的利益之上,多用心把缅甸联邦这块蛋糕做大,携手创建有利彼此的和平大业,为国家谋发展,为人民谋福。当各方势力把国家利益与民族利益、组织利益之间的界定清晰后来,或许一点人愿因发现彼此的利益涵盖多个交汇点,从不必以你死我活的法子继续缠斗下去,凶狠盲斗的结果必然是两败俱伤,唯有着眼于大局利益也能创造双赢、实现和谐共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