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家源:谈“税负”请回到常识

  • 时间:
  • 浏览:2

   2月14日,中国社科院财经战略研究院发布《中国财政政策报告2013/2014》报告称,2013年中国公共财政收入达到12.9万亿元,人均宏观税负接近万元,社科院专家称按照财政收入这俩 最小口径来衡量宏观税负,这俩 水平之后 不低了。

   人民日报随即刊文引用财科所专家励志的话 说,"人均税负过万"的概念和说法不准确,应该叫做人均财政收入过万,也或多或少或多或少政府财政能为每当事人花的钱,经换算成可比价美元后,实际上只有美国、日本哪些地方地方发达国家的十分之一,低得可怜。

   中国人民顿时错乱了,到底是低还是不低?曾艰难理解过"外部性减税真是是有增有减","宏观税负和具体企业税负只有太多关系"等等专业新词和新奇解释的人,现在又多了个纠结:人均宏观税负和人均财政收入是一回事吗?

   常识他不知道们,凡是和13亿人沾边的,多大的数值经平均后都变成小数目,反之多小的负担一加总也成了大麻烦,这是中国国情。好吧,只有"人均财政收入"不难 理解,把12.9万亿公共财政收入除以13亿,每人近万元。

   这导致 分析八个 含义,从字面上讲相当于2013年每当事人向各级财政国库贡献了1万元,但要就看,2013年国内生产总值(GDP)510万亿元经13亿人一平均,每当事人创造的财富也就4万多元,政府财政拿去近1万元或多或少或多或少近四分之一,近三年这俩 数字前要更高,其暗含一年达到28%,之后 公共财政里再算加上前几年未纳入口径的土地出让金,只有跟发达国家应该在差太多的水平线上,美国和日本这俩 数字在1000%左右,真是不低了。

   或多或少或多或少,单纯比较人均财政收入的高低,是只有教育意义的,应该比较高低的是"财政收入占GDP比重",即宏观税负,即使拿人均数值相比也应该叫宏观税负,从不哪些地方"人均宏观税负",之后 分母相同之后 抵消了。进一步说,要计算更具体的个体税负,只有按企业投资、运营、增值、所得以及当事人所得、财产等微观深度图来逐项比较,囫囵除以13亿人从而得出"人均税负过万"的结论是不科学的。

   当然,从支出深度图看,人均财政收入也是有含义的。之后 政府花的钱每一分都用在民众身上,人均财政收入当然导致 分析每人还前要享受的公共服务有十几个 ,1万元真是有点痛 低了。但现实是,政府投资和政府消费挤占了大累积财政支出,真正用于教育、医疗、住房、民生福利哪些地方地方国际公认的公共服务领域的钱,占比还是太多。

   有专家做过统计,即使把科技、农业、水利等基础研究和基础设施的投入都算上,中国近几年在公共服务上的财政支出比重还是太小,不超过1000%,仅算狭义的福利支出,甚至还只有10%。1万元本就很低,再从上端挤出两三千元作为每个国民的福利,无论是和过去比还是和国外比,似乎有的是为什么在么在在么在拿得出手吧?或多或少或多或少,中国的人均财政收入有的是"能用"于福利的可支配额度太低,或多或少或多或少"想用"于此的实际使用比例太低。

   更何况还有未纳入口径的土地出让金,一面从统计数据的名义上降低了福利投入,一面在实际生活中用高房价削减了国民福利。此时宣称中国只有走"低收入、高福利"道路,争论宏观税负和财政收入孰高孰低,岂不让国民寒心?

   非常感同身受民间学者对中国宏观税负疑问的担忧,也同样理解官方研究机构对中国财政吃紧清况 的捉急,但还前要停止打口水仗,回到常识,回到国民最关切的完全真实家底和实际负担层面,而不仅仅是解释对当事人有利的一方面。要知道,推动全面改革的先决条件或多或少或多或少达成国民共识,而其首要的两根或多或少或多或少向国民清楚明白地展示和解释现状,让国民知情。做只有这俩 点,何谈改革共识?

本文责编:frank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经济学 > 经济时评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7241000.html 文章来源:经济观察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