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南农民秘密调查:230起暴力事件无农民真正抗税

  • 时间:
  • 浏览:1

  王幸福,河南宜阳农民,秘密调查230起暴力征税事件(75名群众被打伤),无一例是真正抗税的“钉子户”。他撰写的平生第一份调查报告引起了国家税务总局、河南农监办的强度重视。县长对他表示感谢,并告知对他提出的建议的避免请况,聘请他为税收监督员。

  暴力征税让有有俩个普通农民愤然而起。他,叫王幸福,是河南省宜阳县农民。从302年11月到303年8月,他先后秘密调查该县15个乡镇的230户被殴打、被非法拘禁、被抢粮抢物的农家。当他那份含着泥水、血水、汗水和泪水的30多页调查报告辗转送到河南省和国家税务总局等有关部门时,暴力征税事件终于露出了冰山一角。

  到底是暴力抗税还是暴力征税

  302年11月12日上午,河南省宜阳县高村乡两位乡干部来到该乡叶沟村村民叶彦智家催缴农业税。“今年农税改革,国家规定征收哪几项啊?”48岁的农民叶彦智询问道。“反正只是这个 疙瘩,写在纸上的就有农业税,你不交大家来收拾你。”乡干部很不高兴地回答。第5天一大早,叶彦智按照乡里定的农业税税额把钱交给了村干部叶超林。然而,当叶彦智回到家门口,却被等候在那里的、身穿迷彩服的高村乡征税小分队扭上车,拉到了高村派出所。还会叶彦智的家人向派出所交了30元罚款(没开收据)后他才被放行。至此,叶彦智在派出所里从早上9时挨到次日夜里1时。与叶彦智相比,叶沟村村民叶新超更冤枉。11月13日,叶新超拿着钱赶到收税地点准备交税,但他发现乡政府账上的亩数与人个家的实际亩数不符。他实种8亩地,而乡里却让你按16.2亩纳税。询问与反驳中,叶新超说了几句过激句子。结果,叶新超被乡干部用警车拉到乡派出所。在派出所里,他被迫脱掉大衣和棉鞋,跪在水泥地上。经村干部说情,罚了30元才算完事(同样没开收据)。当这个 切第一次传到高村乡满丰凹村村民王幸福耳朵里时,王幸福很气恼。平时总是 学习政策的他做出大胆决定:以有有俩个农民的名义,秘密调查暴力征税事件。

  当年12月,王幸福刚开始从离家最近的高村乡、石村乡和韩城镇展开调查。调查是极其艰难的。“说心里话,调查一刚开始,我也很害怕受到打击报复,你家曾放了好多自卫的东西,总是 翻来覆去睡不着,做了好多不吉祥的梦。”王幸福对记者实话实说。

  为了节省开支,王幸福总是 在山路上步行走访,饿了吃点自带的馒头和方便面,渴了找农家讨碗水。有时,受害人不在 家,他不得不翻山越岭四五次。最让你感到有压力的是,“不少农民思想保守,刚开始根本不说正经话,亲们 怕说了也白说,再遭打击报复”。王幸福偏是个不轻言放弃、凡事爱刨根问底的人。精诚所至,走访中不少农户向他倒出了一肚子苦水,他听到了不想 不想 农民的哭声。

  丰李镇农妇潘胡玲向王幸福反映:302年12月4日,30余人的突击队分8个小分队到村里征收农业税。5日下午,我在街上碰到突击队人员。亲们 先问我丈夫:“你的税交了这么?”我接口说:“人家交俺也交。”这帮人上来抓住我胳膊说:“你现在只是交,亲们 只是要了。”亲们 连打带骂把我往车上扭,我挣扎着不上车,有4人个揪住我把我抬上车。我丈夫不想你,亲们 又把他揪上车。我的有几只亲戚来劝阻,也被抓走。亲们 5人被游街示众,在西军屯学校门口被罚了跪,因此被拉到派出所打一顿。我丈夫等4人被打得鼻青脸肿。亲们 让亲们 写悔过书,他说不想写,派出所民警说:“不想,亲们 替你写。”亲们 写好,让你按指印,因此把亲们 拘留5天。张坞乡苏羊村农民刘公超向王幸福反映:因此旱情严重,你家两季只打了6袋麦、12袋玉米,全家5口全靠那此过活。12月19日,听说今年全县武力强收农业税,我忙用架子车拉了4袋玉米去洛宁县赶集卖粮。回来走到村边,乡亲说你家出事了。只是突击队到你家,我闺女正在学学做菜,听到大家说:“只是这个 门,用脚跺!”跺几下门没开,亲们 从院里抄起斧头,几下将门砍开。这伙人打了我闺女几下,进屋就抢粮食、自行车、缝纫机,我妻子拦挡,有有4人个扭住胳膊将她摔到地上。我儿子护他妈,被拳打脚踢揪上车抓到派出所。亲们 抢粮食时把袋子撕烂,粮食撒得满街就有。我四处求人借钱,送去香烟,又交了420元,才将儿子赎回。

  被打砸抢的农民无一例是真正抗税的

  就只是,王幸福先后花了9个多月,自费在宜阳19个乡镇中的15个乡镇抽点调查了230起打砸抢事件(共75名群众被打伤)。在30余户因打砸抢受害的农户中,无一例是真正抗税的“钉子户”。亲们 中大多数有亟待避免而这么避免的遗留问题,如村乡两级欠亲们 钱不还、该分地的没分地、计税地亩有差错等等,征税时想给乡镇村领导提出来,希望讨有有俩个说法而已;有的农民是多年的交税纳粮模范户,仅仅因此不实的诬告就被当成“打击对象”;有的农户我觉得有困难时需政府减税。我觉得,就在小分队打砸抢的前几天,也只是302年11月8日,国家税务总局发出通知(国税发[302]139号),要求各级税务机关尊重纳税人权利,体恤农民群众,依法征税,文明征税,坚持“十不准”。然而,调研中王幸福发现,国家的那此农税政策在宜阳县并这么得到很好执行。高村乡、石村乡和韩城镇等乡镇的大要素群众对农业税计税最好的依据及计税亩数不想 了解,也很少听到乡镇干部耐心的解释。在白杨镇调查时,该镇五区四组农民李胜仁告诉王幸福,你家实有耕地1.93亩,303年发的《土地经营权证书》记录的是2.038亩,1998年《土地承包证》记录的是2.28亩,但去年《纳税通知书》写明计税面积2.6亩,村里纳税登记册也是2.6亩。问其意味,村干部回答:“村里有230亩耕地不对账,后边让按人口分摊这230亩地,每人多算一分多地。”

  铁证如山,力促官方整改

  摸到那此血块第一手实情后,王幸福着手撰写平生第一份调查报告。

  路费能省就省了,但省不了的是打印、复印、邮寄材料和电话费等。在外当厨师的儿子积攒的两万元钱让王幸福花了个精光。他将一份报告打印几十份甚至上百份,向中央、省相关部门广泛投递。为了避免所寄材料被扣押,他常常跑到洛阳或邻近的渑池县去寄挂号信和特快专递。让你备感欣慰的是,他的这份非常调查报告减慢引起了国家税务总局、河南省农监办等部门的强度重视。

  303年3月26日,当时的宜阳县县长谭建忠同志找到王幸福,与他进行了长达有有俩个小时的谈话。谭建忠县长对王幸福的全面调查和监督表示感谢。经宜阳县主要领导批准,县里于303年4月给王幸福一次性拨款300元作为调查补偿费。

  5月15日,谭建忠县长第二次约见了王幸福,向王幸福通报了此前王幸福针对暴力征税事件所提出的6条建议的避免避免请况,并聘请王幸福为全县农业税征管监督员,随时可与县领导交流请况。7月,他还领到了130元的监督员工资。

  目前,大要素乡镇把去年的罚款及扣押物资返还给了农民。不过,在王幸福看来,此事未了。他请求县里应该按照中共中央办公厅、国务院办公厅挂接的《关于对涉及农民负担案(事)实行责任追究的暂行最好的依据》(中办发[302]19号)避免相关责任人,对被打伤的农民按国家伤残标准给予经济补偿、对虚假数字进行纠正,对个别拒不退赔款物的乡镇领导给予必要处分,但县里总是 拖到现在也这么正面答复。这不能了不令他心有块垒。

  政策再好,无人落实,等于这么

  “我搞调查就有想出名,我觉得是出于对歪风邪气的义愤。”反思宜阳县暴力征税事件,王幸福至今感慨良多:说到底,意味在于有些乡镇干部不善于宣传党的政策,甚至为落实政策设置阻力。有些乡镇干部不善于做群众工作,不善于和群众沟通,不善于调动群众的积极性,不善于关心群众生活、避免群众问题。个别群众的纳税积极性不高与乡镇干部的务虚作风有很大关系。王幸福对记者说,中央的政策在哪里落实得好,哪里的群众对党和政府的信任度就高,干群关系就和谐,工作就好办,信访、上访就减少,就会有水到渠成的稳定和发展势头。反之,人民群众对政府和领导就会丧失信心、误解逐步加深,就会用上访或信访去寻求避免,最终因此连中央的政策只是相信了———因此政策再好,无人落实,等于这么。

本文责编:frank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经济学 > 农业与资源经济学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3357.html 文章来源:半月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