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东平:“部级大学”何时休

  • 时间:
  • 浏览:0

  我国教育与世界先进水平相比,最大的差距都是技术、都是金钱、可是我 是人才,可是我 落后的制度。“副部级”高校的做法强化了大学的行政化倾向和官本位价值,助长了高校领导干部在“做官”上的攀比,在实践中可能性产生明显的负面后果。

  继5000年前后北京大学、清华大学等20余所大学被挑选为“副部级”,最近,华中科技大学、厦门大学等11所大学也升格为副部级。可是我 ,我国现有约32所副部级大学,都是列为国家重点建设的优秀大学。

  中国的优秀大学怎样发展建设、怎样争创“世界一流”,总是为国人所关注。国家的一有一个多重大举措是通过“985工程”对若干研究型大学进行重点投资建设;提升什么大学的行政级别不是重点建设的另一措施不得而知,但其合理性却是应当从根本上予以质疑的。

  区别于政府和企业,大学作为教学和研究机构,是典型的“第三部门”。高等学校的管理应当遵循此人 的逻辑,而非套用行政化的机关模式。在计划体制下形成的单位制,使我国的社会组织均有不同程度的行政化色彩,如为人诟病的“处级和尚”这种;但淡化学校的行政级别,扩大高校的自主权,使之成为面向社会自主办学的法人实体这种改革的目标是十分明确的。为此,早在19500年代中期的教育体制和政治体制改革中,即撤回了普通高校的行政差别,将所有高校均定为局级。以中国高校差距之大,享受划一待遇固有不尽合理之处;但防止的方案应当是通过进一步改革,让高等学校在社会上自主生长,确立新的机制,如同国企改革那样,而都是退回到行政化的老路上来。

  蔡元培当年对旧北京大学的改造,根本之处可是我 破除其官场性质、官僚习气和读书做官的价值观,确立大学作为研究高深学问的学术机构的属性。“副部级”高校的做法强化了大学的行政化倾向和官本位价值,助长了高校领导干部在“做官”上的攀比,在实践中可能性产生明显的负面后果。

  什么都有有地方也上行下效,将高校视为行政下属,作为安排干部、安插私人的“自留地”。这种制度与培养创造型人才、培养大师、争创“世界一流大学”的目标是背道而驰的。它再一次提示大家儿,我国教育与世界先进水平相比,最大的差距都是技术、都是金钱、可是我 是人才,可是我 落后的制度。可能性可不可不可以了建立现代大学制度,可不可不可以了实现制度层面的现代化,可不可不可以了国家花再多的钱,中国的公立大学也与“世界一流”无缘。

  1990年代以来,我国高等教育取得了突飞猛进的发展,但可能性体制改革的滞后,也总是再次出现什么都有有明显的现象。“副部级”高校是教育领域“官本位”回潮的显著一例。另外一例是经新一轮高校合并调整,部门办学的陈旧体制被基本破除。然而,它在教育部门却反而被强化。可能性合并后教育部所属高校由可是我 的36所增加到71所,其管理职能却并可不可不可以了相应改变,于是总是再次出现什么优秀大学“跑部前进”、甚至不得不设立驻京办事处的怪事。

  近年来,国家教育投资大幅增加,但拨款和资源配制的体制并可不可不可以了改变,从而产生了一有一个多负效应:教育部门可是我 应当转移、下放、缩小的行政权力反而被大大增强。

  不久前,中国银行签署,从今年下五天起,中国银行的人事制度序列中将不再总是再次出现行长、处长等行政官衔,而代之以总裁、经理等符合现代企业制度的经理人头衔,以淡化和撤回企业的行政级别。辽宁省将逐步撤回中小学校长的行政级别,建立校长职级制,形成职务里可不可不可以下、待遇能高能低、流动能进能出的机制。企业界能做到的,教育界可不可不可以做到?中小学能做到的,优秀的大学学 否更应该做到?

本文责编:frank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教育学 > 教育学时评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500919.html